韓紅跨界古典作曲-新華網
<noframes id="r7npr"><address id="r7npr"><track id="r7npr"><span id="r7npr"></span></track></address>

<pre id="r7npr"><ruby id="r7npr"><ruby id="r7npr"></ruby></ruby></pre>

<track id="r7npr"></track>

    <track id="r7npr"><span id="r7npr"><rp id="r7npr"></rp></span></track>
    <track id="r7npr"></track>
      <track id="r7npr"></track>
      新華網 > > 正文
      2022 05/11 09:00:22
      來源:北京日報

      韓紅跨界古典作曲

      字體:

      語言盡頭,音樂響起……

      “時間真快,從開始接觸古典音樂,到斗膽動念嘗試創作,三年又九個月……丑媳婦總要見公婆,羞紅的臉,撕去面紗,它來了……《晨霧》緩緩向你走來?!?月21日,韓紅在微博寫下這段話。4月23日,韓紅首張器樂作品集《晨霧》首發。

      這張專輯由國家大劇院旗下音樂廠牌NCPA Classics推出,以黑膠及CD形式與大家見面。其中收錄了韓紅創作的四首作品:大提琴、鋼琴作品《詠生》、管弦樂作品《初雪》《晨霧》、弦樂四重奏《一個人的旅行》。專輯制作陣容十分亮眼,包括中國愛樂樂團、琥珀四重奏組合、大提琴家莫漠、鋼琴家陳薩、金文彬等。

      首發式現場,張藝謀、葛優、姚明、呂思清、吳碧霞等文藝界名人,韓紅人生路上的恩師、前輩、好友等,悉數出席,共襄盛舉。不知嘉賓們心里是否也有問號:韓紅,歌唱得那么好,已然是流行歌壇“天花板”,為何突然跨界轉向,且步子邁得如此之大!大膽嘗試,誠然可貴,然古典音樂創作是高峰、險峰,想要攀登,絕非一時動念便可,她行嘛?!

      先聽再議,許是客觀?,F場,陳薩、莫漠、琥珀四重奏等音樂家先后登臺演奏了韓紅專輯里的作品。

      《詠生》是為大提琴和鋼琴而作,情感充沛,詠嘆生命,曲風溫暖、遼闊、深沉、平和,不疾不徐,達觀豁然。這首作品創作于三年前,當時韓紅參加了武漢戰“疫”,感受到人類的渺小與現實的殘酷,“我們驚愕、焦慮,然后奮起反抗!從嚴冬到早春的日日夜夜呀,太多的畫面定格在我的腦海,揮之不去……”

      管弦樂作品《初雪》,根據韓紅作曲的音樂劇《阿爾茲記憶的愛情》改編,曲風清新、鮮活、靈動、明媚,意趣盎然,生機勃勃。弦樂四重奏《一個人的旅行》是一部3分鐘長的古典小品,好似一個人的內心獨白,講述著關于行走、關于獨處、關于醒悟的感受。

      管弦樂作品《晨霧》是唱片主打的同名作,據說作為韓紅師傅的作曲家譚盾讓她前后足足改了11遍。從事古典音樂創作,是韓紅的一個夢想,而這也恰恰是《晨霧》的內涵源起,“我原來給這部作品起名叫《霧中風景》,是因為之前很喜歡一部電影的名字也是這個?,F在人們都是快節奏的生活,一切都很浮躁,人們的心里是單調的,有時候我希望自己的夢長一點,所以取名為‘晨霧’?!快F’中有觀照,也有叩問?!?/p>

      對未經專業系統學習的人來說,創作管弦樂作品幾乎是難之又難,拋開對旋律的審美追求、對結構的鋪陳構思不說,復調與配器絕對是高難技術活兒。韓紅的作品中不僅有復調,配器手法也顯現出大型交響樂的一絲氣象。難怪作曲家譚盾毫不諱言,韓紅是一個天才型選手。音樂學家田青也認為,韓紅突破了音樂圈的鄙視鏈,破除了人們對古典音樂及作曲家的迷信……

      師長友人,實乃拳拳之心,語出呵護,意表鼓勵。韓紅的作品,技法可稱熟練,完全不似“小白”。她確實讓人敬佩,膽子夠大,敢于“白手起家”,她的自信也許來源于一點:有時候,技術會成為藝術的魔咒,擺脫了技術的桎梏,藝術的靈性會更加恣意綻放。

      不過,客觀說,與成熟的專業作曲家相比,她尚有距離,就此便稱呼韓紅為“作曲家”了,更是不妥,想必她本人亦不會如此傲嬌。首發活動翌日,她在微信朋友圈寫道:“路途漫漫,我才上路,在古典音樂領域里,我只是一年級小學生,我會努力,不辜負您對我的期待并永遠做一個善良的人,繼續我的音樂之旅,繼續我的公益之路?!?/p>

      對韓紅來說,抬腳踏入古典音樂領域,更像是隨著年齡增長、閱歷增加、人生積淀之后的一種自然而然。她內心有一種突破舒適圈層的沖動,意欲在表達自我、傳遞價值上另尋覓一條全新路徑。

      她從小就熱愛古典音樂,曾報考中央音樂學院作曲系,未果,后來進入中國音樂學院聲歌系,師從鄒文琴學習聲樂?!案懔餍幸魳氛娴氖菫榱损B家糊口,現在覺得我歲數大了一些,可以任性了,我想把我賺來的錢,后半輩子都用在古典音樂上,一方面是實現我小時候的夢想,另一方面是希望能夠為古典音樂做一點小小的傳播。這也是我的一個心愿,希望能讓更多人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藝術,盡管它不夠流行、不夠大眾,但它來之不易,古典音樂需要更多人的參與和支持?!?/p>

      這張專輯耗時三年零九個月打磨完成,韓紅為此傾注多少心血,可想而知。就像她在活動現場說的,“唱歌,我唱得很好,但現在我覺得僅僅是唱歌,已經不過癮了。我還年輕,我愿意嘗試做別人連想都不敢想的事,在音樂的領域里,我愿意成為一個‘瘋子’?!?/p>

      古典音樂創作儼然是韓紅的心魔。之所以能夠成為心魔,不是因為沒有得到答案,而是,答案已經不能解決那個問題。于是,她開始另尋出口、另求答案。

      知人者智,自知者明。當下人生階段的韓紅,選擇通過古典音樂來表達自己對生活、對生命的感悟,同時完成對自身的進一步認知,以及對自我的進一步探知。

      想起作家梁曉聲對人生的體會,他認為人有三命:父母給的曰天命;生活所賜,曰經驗性自我,是對天命的提升;經文化熏陶的,曰重塑之自我。由此,挑戰自我、突破自我,對一個人由經驗性自我過渡向具有文化靈魂的自我,作用是很大的。

      作家之思,值得細品。如果說,我們每個人的生命都是一條寬廣的河流,這奔流不息的一生,創造了什么,又留下了什么?無數經典文藝作品追尋叩問生存與生命之意義,試圖在有限生命中找尋出永恒價值。(文/河豚)

      【糾錯】 【責任編輯:楊光】
          一个?上面两个?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r7npr"><address id="r7npr"><track id="r7npr"><span id="r7npr"></span></track></address>

          <pre id="r7npr"><ruby id="r7npr"><ruby id="r7npr"></ruby></ruby></pre>

          <track id="r7npr"></track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r7npr"><span id="r7npr"><rp id="r7npr"></rp></span></track>
            <track id="r7npr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r7npr"></track>